首页 东方 担心

担心

担心 夜夜笙歌 1025 2017-12-24

    “岂止认识。”北堂澈冷冰的表情很奇怪,就仿佛在强自忍耐着什么似的,一张俊脸竟然在某种情绪下显得格外的狰狞可怕,大有一种一言不合即欺身上前咬人的意思:“你怎么知道他是她未婚夫?”

  “她自己说的,还说马上就要结婚了。”林轩的脸上有种大无谓的悲壮感,估计是在琢磨,这句话说出来北堂澈会不会暴力出手。

  “好,原来如此。”北堂澈蓦地收回了按在椅子上的手。

  林轩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,再看北堂澈的神色,眼里的东西太复杂了,有哀伤,有悲痛,有后悔,更多的,是怒火。

  他不由得摸了摸鼻子,北堂澈的眼神就像是…….像是一杯不加糖的苦咖啡,莫非,他和这个乔婉婉,有渊源?

  “呃,那个,能不能帮我冲一杯咖啡。”林轩干脆就地取材,也好趁机转移一下话题。

  “要喝自己去冲。”

  林轩哭笑不得:“好歹我也是你的贵客,就不能享受一点待遇么?”

  北堂澈投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,按下键让秘书进来。

  “给林先生冲一杯咖啡。”北堂澈说道。

  “是。”秘书小姐又说道:“代理总裁,刚才丝情杂志社的方总监打电话来说,已经给乔小姐安排妥当,让我向您转达一声。”

  乔小姐?林轩眉梢一扬,桃花眼闪现狐狸精光:“乔小姐,就是乔婉婉吧?阿澈,难怪你反应这么激烈,你喜欢她?”

  “乱说什么!”北堂澈一下子像是被人揪住了小尾巴似地眼神闪烁。

  “切!你骗不了我,要是你不喜欢,我可要出手了。”林轩故意刺激道。

  “你敢!”北堂澈扬眉:“她是我妹妹,我才不会让她被你这个老狐狸给糟蹋了。”

  “妹妹?!”这次,轮到林轩大跌眼镜。

  晚上,北堂澈把林轩安顿好之后,很早就回来了。站在乔婉婉的房门前,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。

  听林轩说,易承泽那小子狠狠地伤了她的心,可是,他何尝不是呢?她居然亲口说她和易承泽要结婚了。

  算了,既然她早就规划好了自己的幸福,他又何必去强求?

  他沉沉地叹了一口气,正准备离开的时候,听见房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铃声响了很久,直到停止,他都没有听见她的声音。

  他皱了皱眉,随即,铃声又响了起来,她还是没有接。

  该不会…….伤心过度想不开?

  想到这里,他急忙旋开门,果然,卧室里空无一人,只开了一盏幽暗的床头灯,莹白色的手机在桌上闪着蓝莹莹的光,上面显示着易承泽的十几个未接电话。

  可见,她好久前就没有接听电话了。

  她会在哪里!

  蓦然,他看见她的阳台大敞,夜风吹起白色的纱帘,竟是显得诡异飘忽。

  容不得多想,他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向阳台,慌张地趴在栏杆往下望,下面没有任何东西!

  “婉婉!”他终于失控地叫了出来,紧握着栏杆的指尖有些泛白,焦虑的神色深深地写在了脸上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